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心的世界

我,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日志

 
 

《刺客傳奇~第一章·青木鎮》  

2009-05-18 21:39:24|  分类: 原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師兄,時間不早了。我們先找家客棧住下吧!等到明天早晨在出發吧,再說我也有點累了。”

蘇芮望著身邊的穆天翔,疲憊不堪的說著。

穆天翔望了望不遠處好像有光,應該是住家什麽的吧!於是二人加快步伐朝著有光的地方走了過去。

穆天翔停了下來,抬頭望了一眼:“有間客棧”。

“什麽有間客棧?”蘇芮朝著穆天翔的視線望了過去,很興奮的說道:“果然有間客棧,我可以好好梳洗梳洗了。”

店小二看見有客官進店,連忙客氣的上去打了個招呼:“二位,是投宿的嗎?正好還有兩間上房。”

蘇芮看了看店小二說道:“哪兩間上房?”

“天字一號房和天字二號房”

蘇芮對穆天翔使了個眼色,略帶壞意得笑道:“好師兄,我住天字一號房。你呢,就住天字二號房好啦!讓著我點吧!”

穆天翔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輕歎一口氣:“哎……,好吧!就依照你的意思吧。”

“謝謝師兄”蘇芮開心的坐了下來。

“小二,有什麽好菜和美酒弄些上來……”

“有陳年的女兒紅,不知客官要多少?”

“那就一斤女兒紅和一碟牛肉,再弄一些下酒菜好了。”

“好嘞,客官稍等片刻。”說完小二走進後堂……

不一會酒菜上齊,二人吃喝起來。吃完,小二領著二人去客房就寢。

“客官,這是天字一號房。您休息吧!”

蘇芮進入房門,而穆天翔似乎有了點壞主意。對這小二輕聲說道:“小二,我的房間是不是在她的旁邊?嘻嘻。”

小二回頭看了看穆天翔,又轉了過去。平靜的說道:“回客官的話,你的房間在樓下。”

“不是吧!”穆天翔有些沮喪,無奈只好去睡覺了……

天亮了,二人退了房間繼續上路。一路上鳥語花香,空氣怡人。只見前方碧波湖水楊柳綠,一番美景盡收眼底。

“師妹,我們到了青木鎮了。在這裡應該能夠看見不少武林人士,走吧。進去看看!”

蘇芮緊緊跟在穆天翔的身後,略帶羞澀。

路邊小販叫賣聲不斷非常熱鬧,鬧市之中還有人表演雜技。只見蘇芮看的是不亦樂乎,拉著師兄到處亂走。不一會走到了一家客店門口,於是二人進去小坐。

“小二,來四個饅頭外加一壺茶水”穆天翔和蘇芮二人清了清身上的灰塵坐了下來。

“二位,這是你們的饅頭和茶水。”

穆天翔拿了一個饅頭正準備吃,只見一個五大三粗的大個子滿臉絡腮胡子,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身穿黑色衣服、光頭,手持一雙銅錘。來到了穆天翔旁邊的位子坐了下來,對這店小二喊了起來:“小二,給你爺爺上最好的酒菜。”

小二聽了心裡有幾許不高興,一不留神酒水不慎灑落到大個子的身上。大個子怒視小二:“小子,你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把酒灑在爺爺的衣服上,吃我一拳。”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拳頭快要打到店小二臉上的時候,一根竹筷子“嗖”的一聲飛了過來。正好打在大個子的手上,疼的大個子暴跳起來。

“誰那麼不長眼,竟敢用暗器傷你爺爺。”大個子怒視四周人群。

只見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公子,正在品嘗著美酒,桌子上放著一把摺扇。在白衣公子的身後站著四位白衣少女,看上去是這位公子的下人。

大個子看見白衣公子,於是走到白衣公子的旁邊大聲道:“我看傷我的就是你,快給你爺爺賠個不是。然後把你身後的四位姑娘送與我,我就既往不咎。否則打斷你的狗腿~。”

一位手持寶劍的女子,怒道:“恬不知恥,還沒有我家小白可愛。竟敢在這裡放肆,影響我家公子喝酒的雅興。”

“小白——是誰?讓他站出來,和我過招。”

“小白是我家公子養的一條狗,過招?哈哈,你還沒有資格。”另外一個白衣女子嬉笑著。

看得出大個子是發火了,手持雙錘砸向白衣公子。只見這位公子虛晃一下身子,雙錘便砸個空。在一旁吃饅頭的穆天翔看得出,白衣公子的武功不在大個子之下。只是不願出手而已!而身在一旁的蘇芮似乎按耐不住站了起來,將手中的竹筷子扔了出去打到大個子的頭部。大個子一錘子突然向蘇芮揮來,穆天翔看情況不對。不知不覺將包袱中的寒光拔了出來,“噹”的一聲,只見錘子斷成兩截。而大個子的手似乎有被凍傷的感覺,滿頭大汗的跑了。此時白衣公子用眼睛的餘光瞟了一下,輕輕說道:“好匕首”。穆天翔雖然手持寒光,可當與白衣公子眼神交流時卻發現他的眼神要比手中的寒光更加冰冷。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沒~沒有~什麽,只是一把普通的匕首而已。”說完和蘇芮上了樓閣。而白衣公子品著美酒,嘴角露出一絲邪笑。

夜晚的月亮高高掛起,窗外樹葉沒有一次動靜,一切都是那麼安靜。穆天翔從床上下來走到窗邊,看著夜晚的月亮。突然間傳來一聲淒慘的叫聲,穆天翔聞聲急忙跑到師妹蘇芮的房間。發現師妹並不在房間裏面,於是立刻來到酒店的大廳。發現一群武林中人圍著一位妙齡女子,一看正是自己的師妹蘇芮。於是從樓上跳了下來,沖到人群之中喊道:“你們有誰敢傷我師妹,就要先過我這關。”

一群人當中一位身穿道袍的老道說道:“你……是著妖女師兄?”

“什麽妖女”穆天翔怒道

老道手指一旁躺在地上的小道士叱喝道:“你看,我徒兒與你們無冤無仇。結果就被你師妹害死了,而且手法如此殘忍。”

穆天翔順著老道手所指的地方望了過去,躺在地上的小道士兩眼被戳瞎。四肢經脈全被切斷,而且連男人的傳宗接代的東西也被割去。卻是很慘……

穆天翔走到屍體身邊蹲了下來,發現四肢是被極為鋒利的刀刃所傷。於是站起來對老道說:“你看,這小道士是被極為鋒利的武器所致。而我師妹從來不用這種兵器,再說她也沒有。還有屍體在什麽地方發現的?”

“在你師妹的房間發現的”

“師妹,他們說的是真的嗎?”

“是的”蘇芮輕輕的點點頭。

穆天翔回過頭看著蘇芮說道:“在你房間,當時你正在做什麽?”。

蘇芮回憶著:“當時我在房間裏面脫了衣服正準備沐浴,誰料到這個小道士居然破門而入。我一慌就急忙用水破了過去,趁著機會穿上了衣服。誰知這個小道士卻死了,師兄你要相信我。人不是我殺的!”

“你們聽見了吧!是你們這個小道士好色,想對我師妹做越軌的行為。結果莫名其妙的被送了性命!”

老道羞憤道:“就算是我徒兒不對,也不至於殺了他吧!”

“我師妹說了,她沒有殺人。難道你沒有聽見嗎?”

“那你問問你的好師妹,當我們聞聲衝進去的時候。她手上拿著什麽東西?”

穆天翔看著蘇芮說道:“師妹,你告訴他們。你手上拿著什麽……”

“寒光”

“你們聽見沒有,是寒光。什麽?是~寒光~!”穆天翔愣住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寒光出現在師妹手中。

蘇芮很很怕,對穆天翔說道:“師兄,當時我隨手一摸。居然是你的寒光,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誰放在我的房間裏面的,我真的不知道。”

突然之間穆天翔感覺有人在監視著他,他回頭朝著樓上望去。一個黑衣人眼神消失在黑暗之中,而那眼神在穆天翔的記憶之中卻有些熟悉,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不一會,穆天翔看著蘇芮說道:“師妹,那我的寒光呢?”

蘇芮將背後的寒光遞交到穆天翔的手上,他看著寒光的放血槽上沾有一絲血跡。而一旁的老道怒視道:“你要給我一個交待,你說不是這個妖女所謂。那你就找到證據,等你找到證據就到昆侖山找我。貧道上清子是也。”說完就讓座下的小道士將蘇芮帶走了,而穆天翔怎能袖手旁觀。衝了上去,誰知老道揮手一點,穆天翔就被定在客棧門口了。當穴位自動解除后,已經是半柱香的時間了。而蘇芮和那些道士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穆天翔手持寒光回到自己的房間將包袱收拾好后,結完帳就朝著昆侖山的方向走去。他要查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是也不能不管師妹的死活。此刻一把飛刀射了過來,穆天翔往後一閃。飛刀射在樹上,定神一看飛刀上面有一封信。拆開信上面寫到“前方有你想要的答案”,於是穆天翔就朝著前方的道路走去。他深知這條路並不是那麼好走,一路上還有什麽危險在等待著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